我们最幸福—–书评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观点

很久未写过书评。忍不住写下这篇。

《我们最幸福: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》是一本禁书。有中文版的原因毕竟是我们还有港澳台,他们的读者群决定会有中文版。有中文版本的地方,注定会有盗版。于是我在手机上看完整本电子版本。

近几年,我们有部分人为朝鲜医疗教育免费机制吸引,为其大唱赞歌。包括孔庆东,司马南之流。迄今为止,脱北者数量估计超过10万,超过一万人逃至韩国。如果我朝的记者们真实去认真采访过他们平民的真实生活,就不会做出人民日报那样朝鲜小朋友一天吃五餐饭有这样的论调。宋太太,一个坚定的金家王朝拥护者,他的老公被饿死,儿子生病。她去了医院,医院却没有药。医生开出的方子只能让她去黑市买药,黑市的价格足够买一公斤玉米,她选择了玉米。金医生,一个坚定的爱国者,甚至业余时间去打扫卫生,却不幸在一份政府监视名单中发现了自己的名字。她倍受打击,越过中朝边界,饿极的她在地上见到碗白饭,上次吃白米饭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了,金医生毫不犹豫捡起来吃,这时,一条狗出现了。金医生才明白,原来中国的狗比朝鲜的医生要吃得好。---------这样的事例很多。作者通过15年来对脱北者的跟踪采访,记录了一些脱北者的真实生活,将其以故事的形式叙述出来。在整本书中,作者从普通朝鲜人生活入手,生活变迁与经历,讲述了从80年代末到21世纪朝鲜普通人的生活变迁,以及为何要逃出来。

脱出来的朝鲜人幸运的。身为幼儿老师的朝鲜老师美兰经历了那个幼儿遭受饥饿而死的时代。多年以后,逃到韩国的她,有了自己的孩子,仍然为当年不能施以援手而自责。

俊相15岁,美兰12岁,俊相开始默默喜欢上这个特别的女孩子。两人在一起六年之后才牵手,十年之后才有第一次初吻,甚至算不上吻,只有亲亲碰了一个额头。俊相是大学生,美兰是有不洁之血的平民。在94年金日成死后,都曾有过逃出去的想法,但都没有向对方吐露,即使他们已经相爱十年。朝鲜的政权机制鼓励子告父,夫妻互相揭发。即使相爱,也不会吐露对政权的真实想法,这是生命的自我保护,也是爱情破碎的根源。

当美兰逃到韩国,俊相傻眼了。他恨,恨为什么她比我先走一步。俊相又忍辱负重六年,终于逃出了朝鲜,在一系列人帮助下,经历了 边界--青岛--沈阳--内蒙--首尔这样曲折的路线才成功抵达韩国。在青岛,他学会了上网,找到了美兰接受记者访问的一篇报导。当他抵达首尔,面对审核他身份的警察,只有一个问题想问,美兰在哪里,能够帮我联系她吗?

这一年,美兰已经31了,早已嫁为人妇,正在为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降临做准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

《我们最幸福,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》,作者芭芭拉·德米克,2011年,麦田出版社(台湾)。

  • 支付宝生活号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